♫【胡笳十八拍】

● 西方歌劇有優秀的音樂元素來構建,有良好廣闊的音樂空間去創新。中國樂器多由西方傳入,粵曲﹑京劇又受限於音樂曲目的形式,傳統樂隊樂器很難有所突破。廿多年前曾聽過一首「古詞新曲」難得的作品,它由盒帶轉CD現變成絕版音碟,因而斷了推廣的渠道。現在將原唱的版本上載於互聯網,並附上同步的曲詞,無論唱﹑曲﹑詞均是近年少見。注意《絕唱胡笳十八拍》粵曲對唱並不是蔡文姬所寫的!
●《胡笳十八拍》相傳為蔡文姬所作。蔡文姬在東漢末年的動亂中為匈奴人所虜,在南匈奴十二年,生了兩子。漢丞相平定中原後,為廣羅人材,力修文治,派特使贖迎蔡文姬。蔡文姬對漢使來迎雖極為興奮,卻又為遠離骨肉,而陷入極度矛盾的心情之中。
● 此聲樂《胡笳十八拍》只選唱第一﹑二﹑十二拍,用聲樂與器樂結合的形式,著力描寫蔡文姬歸漢時的複雜心情。

圖右為張靜嫻扮相;
圖左為音碟封面。
音碟【胡笳十八拍】
1993年版

原詞曲: 蔡文姬
打譜定律: 查阜西
編曲: 許青彥﹑馬聖龍
獨唱: 張靜嫻
演奏: 上海民族樂團
 
第一拍:
我生之初尚無為,我生之後漢祚衰。天不仁兮降亂離,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時。干戈日尋兮道路危,民卒流亡兮共哀悲。煙塵蔽野兮胡虜盛,志意乖兮節意虧。對殊俗兮非我宜,遭惡辱兮當告誰?
第二拍:
戎羯逼我兮為室家,將我行兮向天涯。雲山萬重兮歸路遐,疾風千里兮揚塵沙。人多暴猛兮如虺蛇,控弦披甲兮為驕奢。兩拍張弦兮弦欲絕,志摧心折兮自悲嗟。
第十二拍:
東風應律兮暖氣多,知是漢家天子兮布陽和。羌胡蹈舞兮共謳歌,兩國交歡兮罷兵戈。忽然漢使兮稱近詔,遣千金兮贖妾身。喜得生還兮逢聖君,嗟別稚子兮會無因。十有二拍兮哀樂均,去住兩情兮難具陳。